森林里小动物在聚集会神地听由羊老师讲课突然“叭”的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到底发生什么事

江西师范大学数学教育专业毕业,2011年江西财经大学数量经济学硕士毕业 执教12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很大很大的森林,鲜有人知;因为树木花草繁茂得过了分,里面的路错综复杂,在我看来,更像个迷宫。森林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和精灵。“喂,不许呆在这里,快走开!”“不许从我的树下过!”“不许到我的树上来!”……树精拉拉又在对其它动物大呼小叫。她脾气很怪,谁都不喜欢。时间久了,大家也不想接近她。拉拉百年前被下了诅咒:她永远不能离开那棵大橡树。拉拉经常抱怨,抱怨为什么别的动物和精灵可以到处走动,而她只能呆在这棵树上哪儿也去不了。在日久天长的抱怨中,拉拉的第三根筋错了位,她更加地烦躁不安,看谁都不顺眼,总觉得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她要报复,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那棵大树。渐渐地,拉拉的第三根筋拧得越来越远,痛苦让她几乎不可能认真去想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被下了咒。一天清晨,森林里云雾缭绕,绵延不绝。太阳柔和的光斜着一道道穿过树叶和树枝间的空隙,斑斑点点,撒落地面。拉拉的树上树下也一样,还有身上,阳光直溜溜地射下来,带着丝丝暖意,甚至在她第三根筋的部位有意多停一会儿。拉拉的感觉有些异样,第三根筋不那么痛了。她微微睁开往日不愿睁开的眼,云雾如极薄极薄的轻纱飘荡着、流动着,缓缓地,生怕吓着别人似的。拉拉的心理有些暖意,烦躁的情绪有了一点霎那间的安静,她多看了一眼云雾里这多彩的世界。突然,耳边传来舒缓悠扬如这云雾般缠缠绵绵的口琴声。拉拉的心理猛地一颤,似乎这是久违的声音,那么亲切,那么温暖,好像百年前她的妈妈轻抚自己的声音,又如一缕阳光穿过自己的皮肤,照进了心里。拉拉的心情又好了一些,她慢慢地转过头,眼睛睁得更大一些,向周围望去,有一点好奇或者渴望。低下头,她看到自己树下不远处一块奇巧的石头上坐着一位小精灵,如醉一般吹着口琴。“这孩子看上去不算讨厌,有点儿机灵劲儿。”拉拉心理说,暴躁的情绪又减少了一点。“喂,你叫什么名字?”拉拉对着精灵妖妖问,第一次声音里带了一点温和。“我叫妖妖。”妖妖回答,声音甜甜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怎么不回家?”拉拉甚至有了一丝关切。“我迷了路,想到你的大树上看看回家的路。”妖妖的回答清亮亮的,迷路也没有让他流露出些许悲伤和焦急。“哦,”拉拉有些犹豫,虽然拉拉并不讨厌妖妖,甚至说有了一点喜欢,可焦躁的情绪瞬间又无法控制地燃烧起来。“你不能上来,我从不允许别人到我的树上来!”拉拉立即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她的第三根筋同时剧烈地抖动了两下,她的面部随着痛苦地颤了颤,声音也古怪起来,拉拉恢复了常态,表情凶恶。妖妖见拉拉不同意,就不再理会,继续吹起了口琴。他熟练地将口琴在嘴里一滑,鸟儿的鸣叫、泉水的叮咚、大树的沙沙、轻风的低吟,甚至缕缕阳光照进心田里的丝丝声,几乎全在里面。拉拉顿时安静下来,母亲温暖的目光、轻抚自己安睡的吟唱又围拢在周围。“让我到你的树上去行吗?我可以吹着口琴找到回家的路啊。”妖妖见拉拉表情有所缓和,继续请求道。“嗯,那你上来吧,但不许动我的果子!”拉拉想着可以听到口琴声,妖妖看上去还有几分可爱,就答应了。这对拉拉可是破天荒的事,也许拉拉自此命运会有所改变。妖妖早就听说过拉拉的怪脾气,没想到自己的要求拉拉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妖妖很兴奋,小心地爬上了这棵橡树。妖妖的口琴声真的好听,拉拉听得着了迷。就这样,妖妖吹着口琴寻找回家的路,拉拉陶醉在妖妖的口琴声里。他们天天欣赏着口琴里美妙的音乐,聊着各自过去的事情。妖妖明白,其实拉拉并不坏,只是没有人和她说话,她太孤单了而已。渐渐地,妖妖和拉拉成了好朋友。拉拉的心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妖妖回家的执著很是同情。一天晚上,拉拉在树上挂了一个大大的灯笼,对妖妖说:“我们晚上也可以寻找你回家的路了。”妖妖很感动:“我找到路,回家之后,一定再来看你!”自从高高的树上有了一个灯笼,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小路一下被暖暖的光给照亮了,动物们不再摸黑走夜路了。动物们再也没有听到过拉拉气势汹汹的声音,对拉拉产生了新的看法,都不讨厌她了,甚至还很感激她。松鼠送去了香喷喷的松仁,小兔送去了嫩嫩的萝卜,小熊送去了肥美的鳜鱼……这些礼物虽然对拉拉并不是最爱,但拉拉理解它们的心意,心情更加愉快起来,对人也温柔了许多,渐渐体会到拥有朋友的快乐。妖妖的口琴声终于打开了回家的路。看着敞开的路伸向远方,妖妖回家的心情越发急切,但许多天来他和拉拉之间建立起来的真挚友谊又让他颇为踌躇。拉拉看出妖妖的心事,安慰说:“你不是一直都盼着回家吗?快回去吧,你妈妈会担心你的。我们会再见面的。”妖妖回家了,他的家似乎离这里很远。妖妖走后,动物们经常热情地和拉拉打着招呼,拉拉也热情地回应着。当动物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而拉拉独自一人留在树上时,她的心里失落落的,更加想念有妖妖为伴的日子。此时,拉拉的第三根筋又抖动起来,有时很剧烈,搅得拉拉心烦意乱。拉拉尽力压制住自己的坏心情,决定不再把自己的情绪传染给大家。当妖妖再次返回时,拉拉已是一病不起,而且很严重,甚至连坐在床边的妖妖也不认识了。妖妖很着急,越急越是想不出办法,他真有些后悔当初那么急急忙忙地回家,怎么没想到拉拉还被下着诅咒呢?!妖妖请来见多识广颇懂些医术的老山羊。老山羊围着拉拉奄奄一息的身体缓缓走了三圈,若有所思。妖妖急切地问:“怎么样,老山羊?”“她需要最动听的声音!”老山羊满有把握地说。“什么是‘最动听的声音’呢?”妖妖紧紧地追问。“这个,需要你去找。”老山羊说完,捋捋胡须,神秘地走了。妖妖把森林里的动物朋友们都喊来,大家分头找“最动听的声音”。兔子来到小溪边。溪水“哗啦啦”欢畅地跳着、唱着,一路清澈地奔流着。兔子把溪水声装进袋子里,来到拉拉的床边,把袋子打开,随后传来潺潺的溪水声,沁人心脾。可拉拉的病情并没有好转。松鼠请来森林里独一无二的歌手——百灵鸟。百灵鸟在拉拉的病床前唱了一段,时而婉转悠扬,时而清脆嘹亮,她的歌声最美了。可拉拉病得还是很厉害。山猫说:“最恐怖的声音或许是最动听的声音。”于是他把幽灵的声音带来了,“呜呜”的,令人毛骨悚然。可拉拉听后面无表情,显然没起到效果。……大家都想不出“最动听的声音”是什么,妖妖相当着急。拉拉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妖妖坐在拉拉的床边自言自语地说:“拉拉,你不醒来,我怎么给你吹口琴听呢?”“对了,我可以现在就给你吹口琴听啊!”妖妖恍然大悟,急忙抓起口琴,吹了起来。妖妖把所有的期盼都融入到口琴声里,清澈、舒缓的琴声低回在拉拉的周围,一滴一滴渗进拉拉的耳朵里。拉拉似乎闻到花的芬芳、露的清冽,脸上有细细的微风拂过,心里透进一缕阳光。拉拉渐渐醒来,睁开眼,看到妖妖深情地吹着口琴,眼角涌出暖暖的东西。拉拉很快好了起来,原来妖妖的琴声就是最动听的声音。拉拉和妖妖在这动听的琴声里,不知不觉,从树上来到树下,从树下走到小溪边。小溪里有鱼儿跳跃,小溪边有花、有草、有篝火,有动物们欢快的笑声。拉拉也忘情地跳呀、蹦呀、唱呀,猛然,拉拉意识到自己竟可以离开一百多年来从未离开的那棵橡树。她不自信,摸摸常常折磨自己的第三根筋,没有丝毫的异样,再也不颤抖啦!妖妖看到拉拉奇怪的表情,顺着拉拉的目光向远处那棵高大的橡树望去,他顿时兴奋得大叫起来:“拉拉自由啦,拉拉自由啦!”同伴们都发自内心地为拉拉高兴。从此,森林里每天都荡漾着琴声、歌声和欢笑声。拉拉深深觉得:这才是更加动听的声音。

森林里,小动物们在聚精会神地听山羊老师讲课,突然 喤的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