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似箭徒留岁月无情 昔日国安英雄今何在(图)

人们对于北京国安辉煌的记忆,还都停留在1995年—1997年那段充满激情的岁月。韩旭、周宁和南方这三位老将不久前的退役,标志着那支富有魅力的国安队已经完完全全消失在历史之中。也就是六七年的光景,那批曾给北京球迷带来无限欢乐的功臣们如今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跋涉着,让人陡生岁月无情之感。

作为一名京味儿个性主帅,金志扬深受北京球迷爱戴,但他最终却未能实现在国安退休的愿望。2003年国安通知他要将他的档案关系转到人才中心,令老金备感伤心,好在当年9月北京理工大学接纳了他,聘他为教授,使老金退休后可以安度晚年。

2002年底完成中国足协选帅工作后,金志扬在2003年6月拾起了中国大学生队的教鞭,仅仅训练了两个多月,他便率领以北京理工大学学生为主的球队取得世界大会的第七名,创造了中国纯大学生球队的最佳战绩。但就在老金准备不断探索人才培养的新路时,病魔向他袭来,2003年10月他在成都带队时突然晕倒,被确诊为直肠癌并立即做了切除手术。2004年10月他做了修补手术,用他的话说“已经跟正常人一样了”。

眼下金志扬正在家恢复身体,但他的心却从没离开过足球。“国少队、国家女足都请我去提提建议,足协开改革会也请我去出出主意,我也想把自己这么多年的经验和教训都讲出来供中国足球借鉴。”金志扬说,“我最担心的是现有的人才培养体系使球员的类型越来越单一,而且他们的文化水平也越来越差,这跟当代社会的发展是背道而驰的啊!”对于北京足球,老金的感情更深:“老国安队的风格是由北京文化所决定的,我当然希望一代更比一代强,超越过去才是最好的。”

-郭瑞龙号称“军师”,曾鼎力辅佐金志扬;2000年离开国安,出任成都五牛主帅,现任深圳队副领队兼俱乐部技术总监。

在为北京足球贡献了四十年后,郭瑞龙在56岁的时候离开了国安去外面闯荡。如今郭瑞龙在深圳已经生活了三年,也尝到了拿联赛冠军的滋味。“在深圳这三年,我感觉工作压力没有北京那么大,因为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包容性更强些。”郭瑞龙笑着说,“别看我是60岁的人了,跟年轻队员们在一起我总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人家都说我是60岁的人,30岁的心脏。”

虽然在深圳的生活很安逸,但郭瑞龙也在思忖着叶落归根的事:“俗话说在外千日好,不如家一时。人岁数越大就越恋家,再干一两年,我就该回北京享受天伦之乐了。”

-高峰绰号“快刀浪子”,曾深受北京球迷喜爱;1996年底离开国安,后转战重庆、沈阳、天津等地,2003年初退役,现居北京,自由职业者。

YOYO体测使高峰提前结束了自己的足球生涯,在那之后他在京城深居简出,踏踏实实地过起了自由职业者的生活。

最近两年,高尔夫球已成了高峰的最爱,天暖的时候他每周最少也要打一次高尔夫球,“发烧”程度不低。谈到球技,高峰“不谦虚”地说:“也就是业余选手的中等水平吧,最高记录85杆!我觉得高尔夫球这东西奥妙很多,比踢球难,以后打球肯定是我的‘主项’了。”

当然,老本行也不能完全抛下。高峰现在是由宾利公司组建的一支业余球队的教练兼队长,球队中包括邓乐军、姜滨、刘向阳等昔日国安队友,高峰已经率队夺取了几次北京业余足球比赛的冠军,也算过足了教练瘾。“我们现在踢球主要还是为了健身和娱乐,天冷了我们每周都要在室内踢两次,足球这东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凑在一起踢球也成了我们中好多人的一种寄托。”他说。

高峰与那英的儿子去年10月份出生后,他又多了一项在家看孩子的工作,这也给他自由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高峰说:“再辉煌的人最终也要归于平静,我早就从球员心态走出来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曹限东绰号“中场发动机”,与高峰堪称黄金搭档;1997年底转会青岛,一年后去北京宽利踢球,曾担任宽利主帅和国少队教练,现任北京华体伟业体育文化传媒公司董事。

2004年的最后一天,当曹限东从记者口中得知有球迷打听他的现状时,他半开玩笑地反问道:“还真有人记得我?!”

曹限东坦言,现在自己连个球迷都算不上了,“国内比赛我基本上不看,国外比赛偶尔看一眼。”他说,“我也听说了国内足球环境很差,其实职业联赛头几年环境挺好的,可这几年形势越来越差了,听说赌球、假球挺多的,中国足球真是自己毁了自己。前两天我跟一帮退役的队友去踢球,有球迷指着我们议论说:‘中国足球都让这帮人给踢臭了’,虽然我心里觉得冤,可也没话反驳。”

曹限东说不愿看国内比赛的主要原因就是“没东西”,“我们踢球那会儿,无论输赢,每个人都能踢出自己的特点来,让人看了觉得有味儿。现在的球员基本上都是靠拼身体吃饭。有一次我们这帮退役的跟还在职业队的球员踢球,我就感觉那些年轻队员脚下太糙,虽然他们钱挣得不少,可技术特点根本就不具备,真没什么可看的。”

自从淡出足坛后,曹限东始终保持着低调。华体伟业的业务范围包括广告、保险、赛事组织等很多方面,曹限东作为公司董事负责的是对外公关工作。“我现在也是在学习阶段,离开足球圈有很多东西要学,包括待人处事和具体的业务等等。”

对于自己的将来,曹限东并没有太明确的打算,他说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在生意上进一步发展,二是继续当教练。“我要是当教练,就去带小孩,反正现在职业队也没什么人看。”他笑着说。

-高洪波绰号“冷面杀手”,曾为国安立下赫赫战功,1996年底转会广州松日,退役后先后在松日、国少、中远和国家队任教,现任厦门蓝狮队主帅。

眼下高洪波正在北体大的中国足协职业教练员培训班学习,这也是他为自己的理想所做的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主帅。

高洪波踢球时就以善于动脑、意识好著称,因此他退役后做教练是一种合理且必然的选择。他也曾在松日和国少队担任主帅,但那时他在执教上还显得稚嫩,留下了很多遗憾。2004年2月,在担任了国足主帅哈恩一年的助手之后,高洪波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从国家队辞职,到中甲的厦门蓝狮队出任主帅。当时高洪波的解释是:“我不甘心只当助理教练,而是应该自己独立做件事了。”一个人独闯陌生的厦门,高洪波的开局并不顺利,中甲第一阶段厦门队仅列第12名,他一度听到球迷喊出的下课声。但经过与队员的熟悉和磨合,高洪波在第二阶段率队竟16场不败,最终狂追到中甲第三,超额完成了任务,也赢得了俱乐部和厦门球迷的认可。

去年后半段的出色表现使得高洪波获得了厦足的一份新合同,今年他将继续担任蓝狮主帅。高洪波说:“一名优秀的教练需要不断地去锻炼自己,我在广州3年、上海1年多以及在国少和国家队的经历使我受益匪浅,在处理困难的能力和心态的调整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自信心也随着阅历的丰富变得更强了,这些都有助于我把教练这项工作做得更加成功。”

当一名好主帅是高洪波最大的愿望,但他心里也有着对家庭很大的愧疚感。“我离开北京在外漂泊已经8年了,代价就是对家庭的牺牲,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照顾家人。”高洪波说,“当教练是一项充满挑战性的工作,但这也不是我将来唯一的选择,因为人不能总在高强度下工作,到一定时候我可能会去干点别的,将来我也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弥补对家庭的亏欠。”

-谢峰绰号“快马”,1997年底离开国安转会深圳平安,现任深圳队助理教练。

谢峰在31岁的时候去了深圳,在为深圳队踢球的3年中,他仍保持了很好的状态,直到34岁才正式退役。

谢峰在做球员的后期就基本明确了将来要走当教练的路子,在担任队员兼教练的两年当中,他很注意观察主教练的指挥,自己也学习了不少教练课程,退役仅一年便拿到了A级教练员证书。2003年谢峰又参加了西安体院函授班的学习,准备要拿大学本科文凭。

转眼间,谢峰已在深圳度过了6年时光,他在队中的威望也越来越高。今年健力宝俱乐部持续10个月欠薪,谢峰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曾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10万元用于球队的临时运转,令队员很是感动。去年12月底谢峰回北京休假,当时健力宝队还前途未卜,但谢峰却坚定地表示:“不管新东家是谁,我该为球队做什么工作就要做什么,在这个需要大家同舟共济的时候,我是不会离开的。”

不过,谢峰至今也没有在深圳买房,即使他的爱人和儿子去深圳生活的几年他们也是租房子住,如今娘儿俩已经回到了北京。谢峰说:“儿子在北京上学对他的将来更好些,而且我的父母也都在北京,北京才是我的家呀。”

-魏克兴从1997年底退役后一直留在国安,从助理教练到主教练再到俱乐部副总经理和球队执行教练全干过,现在是北京现代队教练组成员。

用忠心耿耿来形容魏克兴对国安的感情再恰当不过,他辅佐过沈祥福、乔利奇、彼德、卡洛斯等好几位国安主帅,自己也曾在2000年乔利奇三轮下课后救火出任国安主帅,可谓国安众将中最勤恳也最得俱乐部信任,当然也是在国安坚持年头最长的一位。去年年底,沈祥福回归国安,魏克兴二话没说就当起了他的助手,而且主动把标志着主帅身份的国安俱乐部宿舍201房间腾给了沈祥福。“足球圈里教练的上上下下再正常不过,我跟祥福关系一直很融洽,我们的配合也会像以往那样默契。”魏克兴诚恳地说。

-杨晨1998年初离开国安去德国踢球,现为深圳队效力,也是这批国安旧将中唯一还活跃在中超赛场上的人。

深圳健力宝今年的动荡并没有太过影响到31岁的杨晨,他与俱乐部的合同还有两年,所以任凭队友怎么闹转会,他还是踏踏实实地踢自己的球。

去年杨晨因为伤病在深圳队过得并不顺利,尤其是后半段他上场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再加上俱乐部10个月未发工资,杨晨一度挺郁闷。“要知道是这样,当初还不如不去深圳呢。”朋友们这样劝他。可杨晨却并不这么看:“人做出了选择就不能吃后悔药,我踢了这么多年球,也经历了很多不顺,我相信任何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去年圣诞节前,杨晨受在德国的朋友之邀故地重游,在新年前两天心情愉快地回到北京。“2005年深圳队既有中超又有A3联赛,对我来说机会还是很多的,我非常有信心拼出个主力位置来。”他说。

-郭维维1996年底退役,曾任国安俱乐部经营部经理和辽宁俱乐部副总经理,现任北京盛世天予体育文化发展公司总经理。

2004年,郭维维干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他和前国安球员小王涛共同创办的盛世天予公司,并与北京八喜冰淇淋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一家股份制足球俱乐部———八喜盛世,使送小球员去西班牙留学的设想变成了现实。

郭维维退役后就没离开过足球经营工作。2003年底,他和从国安退役不久的小王涛携手创办公司。说来也巧,郭维维和小王涛踢的都是高中锋,一个1米89,一个1米94,过去两位“高佬”就是好朋友,小王涛2000年转会国安使得他们的友谊又加深了一步,所以在生意场上他俩携手也算是一对好搭档,小王涛担任盛世天予的董事长,郭维维自然是出任“老本行”———总经理。

在西班牙方面的配合下,八喜盛世俱乐部的小球员参加西班牙青少年联赛的事情已经落实。去年小王涛在北京和辽宁等地选拔了27名15-16岁的小球员,准备今年初让他们去西班牙训练和比赛3年。郭维维说:“我们的目的是让这些小球员真正融入到西班牙的青少年联赛环境中,每年可打七八十场比赛,这也正是中国青少年球员所欠缺的。每名球员每年在西班牙的所有费用大约1万多欧元,但我们只收每人1万多人民币,差额由企业赞助来解决,我们真的想走出一条青少年培养的新路来。”

郭维维与小王涛的体育文化发展公司成立刚刚一年,可他们已经成功承办了传统的振兴中华杯北京市中小学足球联赛等多项青少年赛事。郭维维的话表达了两个人的心声:“我们不同于纯粹的商人,我们做的都是带有公益色彩的项目。如果多年后其中能有一两个成为国脚,那我们俩就算没白忙活。”

-邓乐军昵称“米乐”,以富有灵气而受到球迷喜爱;1997年底转会山东鲁能,2000年初因体测未过宣布退役;他如今是京城业余高尔夫球高手,最好成绩已达74杆,曾多次在业余比赛中取得好成绩;时下暂居德国。

-符宾曾经的国安一号“铁门”,1997年底离开国安去重庆踢球,2004年初转至湖南湘军,当年年底又被湘军挂牌,如无新俱乐部接纳,35岁的符宾很有可能就此退役。

-李红军特点鲜明的矮个左后卫,2000年底离开国安转投成都五牛;现居京城,自由职业者,活跃于业余足球比赛中;曾与朋友合伙做生意,但不理想,准备今年东山再起。

-大王涛1996年从八一转会国安曾创当年最高身价(66万元);1999年底离开国安先后任八一、湖南湘军助理教练,并于去年率领广州日之泉二队参加香港联赛;2005年元旦前几天拾起陕西国力队主帅教鞭。

-吕军曾经的国安后防大将,1999年转会天津泰达,退役后担任国安后备人才培养工作,现任国安三队(1987-1988年龄组)主教练,为国安一队输送了小将黄博文。吕军的助手正是国安昔日替补门将李长江。

-胡建平勤恳的国安后腰,1998年底退役后一直留在国安担任助理教练和技术部经理,去年年底随08之星队前往德国出任助理教练。

-李洪政1999年被挂牌转会长春亚泰,去年曾在北京室内五人制足球赛中露面,并入选五人制国家队参加亚洲比赛。现为自由职业者,活跃于京城业余足球比赛。

-刘建军1999年离开国安后转战云南红塔和成都五牛,现担任国安梯队(1991-1992年龄组,国棉三厂点)教练,默默无闻地从事着基层耕耘者的工作。

现代元旦假期争分夺秒备战 杨智成功转会定价80万(2005/1/1 01:46)

杨祖武出手第一单 科健门将杨智成北京现代队二门(2004/12/31 13:44)

中能铁心出售六大主力 杨君欲投现代高明成标王(2004/12/30 14: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