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生炮轰简体字 专家反驳:繁体字增加交流成本

中新网北京7月18日电(记者 张曦) 近日,香港演员黄秋生用繁体字在微博写道:“在中国内地写中文正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黄秋生炮轰简体字 专家反驳:繁体字增加交流成本乐繁体字怎么写哎,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这句话迅速在网上引发争议,除了被不少网友指责言论过于偏激,也遭到不少业内人士炮轰,其中《汉字英雄》的制片人兼主持人马东在接受中新网访问时就直言:“黄秋生老师说的是外行话。”

作为国内唯一一档文字节目《汉字英雄》的制片人,马东认为由繁入简是所有文字的规律,他首先表示,“我觉得黄秋生很可爱,因为他每次都是嘴巴特别大,逮着什么说什么,懂的不懂的全说。”

但马东随后尖锐地指出,黄秋生的说法是外行话。他还用两个成语来形容:“刻舟求剑、杞人忧天。”

对于繁体字和简体字的争论,马东直言自己提倡识繁习简,“就是你认识繁体字,写简体字。因为写字是用来交流的,写简体字的交流成本低,效率高。”

提到黄秋生所提到的“华夏文化灭绝”,马东认为“很奇怪”,他解释说:“以前的社会状态是绝大多数人不认识字,少数人领导和记录着我们的历史和文化,今天是百分之八十多的人通过文字共同传承和创造文化。这是两个不可比拟的社会状态。所以简单地用简体字或者繁体字来形容华夏文化显然是杞人忧天。”

“如果今天还是用繁体字,这社会交流成本会提高多少?”马东感叹,“所以我说这些知名人士都是有一颗文化的心,但是这些结论都很天真。”

另外,问到“识繁习简”应该怎么识,需要如何推行繁体字,马东说:“不需要推行,读书读到大学以后学文科自然会接触到繁体字,躲都躲不开。”同时他坦言《汉字英雄》也会在讲解汉字来源时,解读一些繁体字。

日前,《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编辑团队成员之一的王楠也曾就“简体字、繁体字”的问题接受媒体采访。黄秋生炮轰简体字 专家反驳:繁体字增加交流成本乐繁体字怎么写

王楠认为简体字反而更利于文化传播,“繁体字保留了汉字在造字之初的象形文字,字的含义从字形上就可略知一二。比如说‘尘’字,本意是‘鹿行扬土’,古时候的字是三个鹿下面一个土,繁体字将之简化为一个鹿加一个土。而简体字直接变成一个小加一个土,也很形象,还符合‘尘’的字义。简化后的汉字虽然直观感觉减少了,但是符合时代要求,如果写三个鹿一个土,光写一个‘尘’字都要写上很久。”

华中师范大学语言教育研究中心教授、博导,研究古汉语词汇、训诂学的周光庆老师,在接受《武汉晚报》采访时说,“汉字从甲骨文到清末,两三千年中不断变化、发展,汉字形体非固定,更无‘正统’之说。秦始皇统一文字后,汉字也处于不断变化中。1956年后,中国政府考虑到繁体字形体复杂,不利于广大群众认字写字,召集了专家对繁体字简化,就产生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汉字。”

另外,周老师认为“繁体字更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这一说法不准确,“例如‘体’字,简体字中代表‘身体乃人之本’,能很形象表达意思。但繁体字中,这个字是一个形声字,反而没有简体字表达的意思准确。”

其实,简体字和繁体字的争论一直没有停过,早几年季羡林也对简体字提出异议,他当初的观点是“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更指出当年简化汉字时,把“皇后”的“后”与以后的“后”(繁体字“後”)弄成一个字并不正确。

但季羡林的这一说法遭到了中国语言学家周有光的反驳。周有光认为文化的传播跟文字的改变没有多大关系。他说:“孔子的书从前是用鲁国的古代文字来写的,到了汉朝,就变成用汉朝的文字来写,所以虽然文字在改变,但文化还是传下来了。”

另外,周有光介绍,简化字只有百分之一是解放后创造的,其他的都由来已久,“清朝末年就有人要求了,所以简化字运动是清朝末年开始的。文字的简化是一个自然趋势,英文也在简化,ABC的B,大写是繁体,小写就少了半笔了,这就是简化了。研究文字学可以看到,所有的文字都是一步一步简化的,没有例外。”

据《北京晚报》介绍,事实上,汉字简体化运动并非始于新中国成立之后,其实在民国时期当时的教育部就曾经推行过简化字,但因为战乱等原因没有能最终贯彻。1930年,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就出版了《宋元以来俗字表》,收录了宋元明清所用的6000多个简化字。1932年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布了出版国语筹备委员会编订的《国音常用字汇》,委员会认为简体字的推行,将使书写更容易。

1935年国学大师钱玄同主编了《简体字谱》,共收录324个简体字,并被教育部采纳,1936年容庚的《简体字典》出版,共收字达4445个,简体字基本来源于历代草书,同年11月,陈光尧出版《常用简字表》共收字3150个,约一半来自草书,一半来自俗体字。抗战爆发后,简体字运动才被迫停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为了让更多人认字,简体字得以较快推广,在客观上推动了文化扫盲。标签:简体字 繁体字 马东 黄秋生 简化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